首页 > 华中 > 江西 > 内容

旅行社复工难、导游卖货转行 旅游业如何按下重启键?

发布时间:2020-04-09  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 

  疫情高峰期后的首个清明小长假,黄山、西湖等景区迎来客流高峰,黄山更因人数过于拥挤两次启动限流措施。

  南都记者关注到,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,旅游业已遭遇两个多月的停摆,一批涉旅企业因现金链断裂倒闭,还有一些旅游从业者为“养家糊口”临时转了行。

  备受业界期待的清明小长假,虽然局部地区景区游客“爆满”,但与去年同期相比,旅游市场仍较为低迷。数据显示,整个清明假期国内旅游接待总人数同比减少六成多,实现旅游收入同比减少超八成。

  尽管各地政府为提振文旅业相继推出政策大礼包、旅游消费券,但旅游业的春天尚未到来。由于高聚集性与流动性特点,在各行业陆续复苏浪潮下,“等”成为多数旅游从业者唯一选择。

  在业内人士看来,旅游业复工复产面临着两大难题:游客在哪儿?防疫如何与迎客并举?

  疫情下市场停摆,多地发放大礼包按下重启键

  受疫情影响,景区、旅行社、住宿业、餐饮等旅游领域遭重创。业界普遍认为,与其他行业相比,流行性传染病对旅游行业影响冲击最严重。

  武汉封城次日,国内团队旅游及“机票+酒店”旅游产品随即暂停,几天后出境游也被陆续叫停。

  “之前的努力白做了。”江西赣州乐驿旅行社的经理饶晓汕仍心存遗憾,今年春节本是他们难得的“丰收年”,两个门店业务比往年增长了两番。但那几天,春节期间接收的国内外订单陆续全都退了。

  饶晓汕的境遇只是全国近4万家旅行社与其它旅游从业者的缩影。

  据携程1月初发布的《2020春节“中国人旅游过年”趋势预测报告》预计,春节长假将有4.5亿人次出游。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首席专家魏小安也曾公开表示,2019年中国旅游业总收入6.5万亿元,平均一天178亿元。

  据此推算,旅游业停摆的几个月,平均每天亏损逾百亿元。

  针对旅游业的困境,不少地方政府紧急出台救助政策,例如退还旅行社80%质保金,延迟缴纳社保,减免中小微企业租用国有企业房租、减免和缓缴地税,专向扶持资金等。

  随着疫情好转,各省也相继推出提振旅游业发展的政策优惠大礼包。江西、浙江等地宣布试行2.5天弹性作息,引导干部职工周末外出休闲度假。

  此外,多地还为市民发放文旅专用电子消费券刺激消费,例如,南京宣布向市民和困难群体发放超3亿元消费券,涉及旅游、餐饮等领域。浙江省也将推出总价达10亿元的文旅消费券和1亿元的文旅消费大红包。

  另一方面,景区、酒店也纷纷启动免费优惠策略。江西省宣布5A级、4A级旅游景区和5A级乡村旅游点对周五下午进入景区游览的游客给予门票半价优惠。安徽黄山市开展为期两周的“江淮大地串门游”,对安徽籍居民免费开放黄山市31家A级旅游景区。一些酒店、民宿也推出“住1晚送1晚”优惠。

  各地政府相继为旅游业按下重启键,“本地人游本地”的省内周边游成为国内旅游业重启的突破口。

  旅行社面临开业难,导游卖货转行自救

  南都了解到,自3月中旬开始,国内旅游业转入防控型复工新阶段,25个省区市陆续宣布恢复辖区内部分企业的旅游业务。

  不过,尽管有着政策支持,旅游业的复工复产仍举步维艰。

  以上海为例,3月12日,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、上海之巅观光厅等22家景点景区恢复。两天后,上海发布《关于本市旅游企业恢复部分经营活动的通知》,成为继新疆后第二个宣布解禁周边游的城市。

  一系列向好态势也让两个多月没有带团的杨柳看到了希望。杨柳是上海一家旅行社的向导,主要经营华东线的小团定制游。就在那几天,她接了好几个订单,都是上海本地人的周边游玩团。

  “我以为开始慢慢好转了。”杨柳告诉南都,出乎她意料的是,境外疫情输入成为国内新一波防疫重点,上海作为全国最大的人员出入境口岸也首当其冲。3月30日起,恢复开放18天后,上海东方明珠等三大高楼观光厅再次实行关闭。杨柳也再次“歇业”。

  苏州的韩威也遇到同样困扰,他们旅行社是少数复工企业之一,但业务几乎为零。此前国内疫情得到控制的时候,已有人向他咨询五一期间出行方案。“最近境外输入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增多,旅客担心不安全不敢出来了。”韩威说。

  对于多数旅游从业者而言,“游客在哪儿”已成为复工复产面临的一大难题。

  以疫情高峰期过后的首个清明小长假为例,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,2020年清明假期全国国内旅游接待总人数4325.4万人次,同比减少61.4%;实现旅游收入82.6亿元,同比减少80.7%。

  “想尽办法,但效果并不好。”饶晓汕说,他的同行会推出一些预售产品,如预交100元,疫情结束后报名可以抵300、500元;或预存100元,再送20个口罩等。他也会在朋友圈推出周边游、一日游产品,不过几乎都没有回音,“根本收不上人。”

  而另一方面,被“失业”的导游群体日子也不好过,为了不“坐以待毙”,他们开启一场自救行动。

  “现在只要打开朋友圈,基本百分之八、九十的同行都在卖各种农副产品、土特产等。”多位旅游从业者告诉南都,近两个月,他们身边不乏转行的,一些人去了当前比较缺人的快递业,还有一些国际领队等纷纷备考公务员和研究生。

  南都了解到,近日,中国旅行社协会导游专业委员会发布了“疫情下导游生存状态与职业发展需求”的调查报告。调查发现,目前国内导游群体的生存状态严峻。有80%的被调查者“从事导游工作、目前无业务”;10.6%的人从事导游工作、兼顾做网上销售等其他工作;8.4%被调查者已转行或计划转行做其他工作。

  旅游非刚需,旅行社主要业务仍被封禁

  在各行业陆续复苏背景下,旅游市场为何破冰难?

  南都记者关注到,受防疫限制,当前各省恢复的旅行业务均为省内游,跨省和出入境的团队旅游业务及‘机票+酒店’旅游业务并不包括在内。而后者却是多数旅行社的主要业务来源。

  一般而言,省内游主要分为两批人,一批是以本地游客为主的自驾游,另一批则是旅行社接待为主的外地游客团。目前主要业务仍处于封禁之中,在权衡人力等开业成本与业务量后,多数旅行社依然选择暂时歇业。

  “虽然可以复工,但人还没有很大范围流动,资金也很难流动起来,要等我们开店门后,有游客来报名了,才是真正恢复正常。”饶晓汕说。

  韩威所在旅行社虽已复工,但出于安全及成本的考量,也只安排了少数管理人员工作半天,薪资按照全部工资的60%发放。

  另一方面,疫情的反复让公众心有余悸,旅游产品并非刚需的特点也为当前旅游业的复苏带来了限制。南都记者关注到,数据显示,疫情爆发后,在今年2月,中国人对多项活动都减少了消费支出,旅游就是其中削减比例最高的一项。

  此外,对于在此季节依靠长线游客支撑的旅游市场而言,当前政府鼓励的省内游业务却显得不太现实。吉林一家旅行社的店长高雪告诉南都,他们的短线每年都是6月才开始,因为现在东北的树木都还没有绿,根本没地方去。“现在这个季节说开展短线,有点不切实际。”高雪说。

  业内大洗牌,文旅业面临转型大考

  在防疫与经济复苏双重背景下,旅游业如何面对挑战,实现复工复产?

  有观点认为,此次清明假期黄山“爆棚”给景区复工复产带来警示,如何兼顾疫情防控与景区复工复产,不单是游客自身的问题,更是管理者必须答好的一道考题。

  业内专家魏小安也分析到,在当前情况下,旅游企业复工急不得也缓不得。他曾用“六先六后”对行业的复苏规律进行概括,即“先省内,后跨省;先东部,后西部;先国内,后国际;先周边,后远途;先商务,后旅游;先散客,后团队”。

  魏小安认为,疫情恢复需要过程。后新冠旅游要做的不是复苏,而是振兴。“此次疫情影响超过非典时期,如果旅游企业没有创新,还是传统方式运转,我们这番苦真是白吃了。”

  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也指出,2020年的旅游战疫已经由“停组团、关景区、防疫情”、“托底线、救企业”,转入了“严格防控、有序复工”的新阶段。旅游业复工不是简单地回到从前“人山人海吃红利、圏山圈水收门票”的老路上,而是着眼于高质量发展的战略要求,培育科技文创新动能,满足品质旅游新需求。

  南都关注到,韩威所在的旅行社就决定利用这个难得的超长“空档期”梳理公司业务发展情况,复盘以前得失,推出新产品。

  多数旅游从业者相信经此一疫后,行业内应该会大洗牌。且经历两个多月的“禁足”后,公众已积压对旅游消费的欲望,疫情过后一定会有报复性增长。因此抓住复苏机会,加大力度吸引客户成为他们的一个共识。

  针对疫情过后周边游可能成为新的爆发点,韩威的旅行社计划进行业务拓展,在周边游项目上注入更多时间精力。例如开发一些好的民宿或酒店,组成酒店加景点的套餐,针对本市或相邻城市居民宣传投放。考虑到疫情对家庭收入的影响,在疫情后的初步阶段,他们也将进行消费降级,推出高性价比的活动让大家透透气。

  不过,如何为周边游的本地客户提供有价值、有吸引力的解决方案,让客户选择旅行社而非自驾,是他们目前正在思考的问题。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